停业120日,影视公司做起直播带货

5月19日盘后,长城影视突然宣布将拓展网红直播业务,签约知名网红、影星并孵化自有网红,与品牌合作进行直播带货销售。

(图源:公司公告)

消息放出后,今日长城影视股价即一字涨停,最新股价1.74元。

跨界带货直播的长城影视暂时回了回血。今年年内,公司股价累计已跌去54%,再跌下去,长城影视可能会有面值退市之虞。

(图源:同花顺)

公司近期的经营亦不甚理想。今年第一季,长城影视录得营收3648.26万元,同比下降56.53%;归母净利润为亏损2473.93万元,同比去年盈利大幅下滑326.23%。公司表示,第一季营收下主要是因为疫情影响导致九家旅行社及三家实景娱乐没有收入所致。

另外,至今公司仍未披露2019年年报。但据业绩快报显示,公司去年全年录得归母净利润亏损9.74亿元,较2018年亏损扩大超过一倍。在年报披露之后,长城影视如无意外将会戴上ST帽子。

4月11日,因为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公司已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此时,转营带货直播成为了公司潜在的救命稻草。

不止是长城影视,影视行业内慈文传媒昨日亦表示作为联合发起单位加入由上海网络视听行业协会成立的全国首家MCN专业委员会。而华谊、欢瑞世纪等公司近期亦在该领域积极布局。

今年1月24日,春节档7部电影紧急撤档,随后便是全国所有影院宣布暂停影院。3月份下旬行业曾短暂复工,但一周之后就再关停。

从1月底至今约120日内,因为种种原因而中止影视拍摄/发行/上映计划的行业公司,正迫于资金压力寻求各种方法自救,而最近兴起的直播带货似乎成为了影视公司的最合适选择。

1 影院变影楼,爆米花外送

早在3月份的时候,阿里影业就宣布联合饿了么平台推出影院卖品外送服务。

服务推出后,随即有包括万达影城、太平洋影城、 博纳影城、金逸影城、苏宁影城及恒大嘉凯影城等近20家院线管理企业与阿里影业达成合作,覆盖全国超过1000家影院。而平台外送的卖品除了爆米花、奶茶及柠檬茶之外,甚至还有一些电影周边产品。而且据影院影院 经理反映,价格较之前在影院销售“便宜不少”。

影院外卖的目的与其说是为了赚钱,倒不如说是为了清库存。也可以说是交个朋友。

到了四月份的时候,爆米花卖得差不多了,部分影院还做起了“影楼”的生意。据网络上的报价,二线城市影院出租价格大概为100元/小时,包全日可以打折,平均下来一天的收费大概在500至600块之间。

一般影院的放映厅出租两三个小时就可以抵扣协助工作人员的开支后及场地水电费,多出的部分就维持影院的其他开支,对于影院而言并无坏处。

而且这个价格相比疫情之前还十分公道。据秦皇岛一家影城经理透露,在疫情之前如果要包一个放映厅求婚的话,价格是2000元,现在一天下来则只需要500块,而且整个影院的影厅都可以随便挑。

对于一些对电影院有特殊情节的新人来说,在影院拍摄婚纱照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有婚庆公司团队便主动向客户推荐“影院”拍摄场地方案,原因是场地新颖及拍摄成本较低。

但是整体而言,无论是院线放映厅转型影楼也好,爆米花外送也好,对于没有了客源的院线来说,都不过只能暂时延缓资金的枯竭而已。

星美文化旅游执行董事兼集团首席运营官范嘉东预计,今年全国将会有3000家至5000家电影院会倒闭。

而据企查查统计,今年1月至5月8日,全国影院吊销注销数量为244家。

(数据来源:企查查)

而即使是已上市的行业头部院线公司近况亦不妙。今年第一季,业务涵盖院线服务的三家上市公司金逸影视、横店影视及上海电影的净利润分别为-1.53亿元、-1.38亿元及-0.71亿元,同比降幅为574%、187%及254%。

中国电影一季度实现营收2.58亿元,同比下滑88.3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2.27亿元,同比下滑163.95%;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5.62亿元,同比下滑134.67%。去年全年,公司电影发行及放映占营收比例近73%。 

万达电影第一季营收实现12.55亿元,同比下降70.1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6亿元,较去年同期净利润4.01亿元大幅下滑。去年观影收入占公司总收入近70%。

(图源:同花顺)

按行业经验,春节档所在一季度占全年票房比例约为30%,利润比重约为25%。

今年春节档已集体撤档,而好莱坞进口电影已全部延期到明年,双重打击之下,院线今年会异常艰难。 

2 直播带货——内容制作方的最优解?

上周,演员陈赫及刘涛分别抖音及淘宝平台开启直播首秀,两人均取得不错的成绩:陈赫在抖音平台上的直播销售额为8069.5万,音浪收入达99万;刘涛三小时带货1.48亿,引导进店人次达4377万。

虽然从带货销售额来看,两位明星都还比不上在快手上3小时卖出3.1亿格力电器的董小姐,但两位明星的初试水已足够优秀。

而陈赫所属的公司华谊兄弟早在今年年初就开始向MCN转型的探索。1月初,华谊在互动易平台披露子公司华谊创星向企业提供基于艺人及网红资源、以短视频、直播为主要形式的娱乐营销解决方案。

在4月底公布的定增方案中,华谊表示创新已与名赫文创集群、名赫文化科技,利用公司旗下短视频内容、艺人、音乐、时尚等资源打造MCN及精品化内容矩阵。

欢瑞世纪亦在本月初发布招聘MCN部门总监的启示,其工作包括组建公司MCN业务团队、制定管理网红及达人的制度、达人合作模式、建立艺人网红矩阵等。

近况每况愈下的长城影视与合作方十方美播订立合作内容亦类似,包括将旗下所有的实景娱乐、旅游景区、影视基地打造成十方美播独家网红直播基地;长城影视通过影视圈的明星资源、网红资源为十方美播输出明星等。

从本质上看,明星带货与网红带货实质都是流量变现。基于这个模式,明星的粉丝基础将成为影视公司转型MCN的保障。华谊兄弟旗下有陈赫、郑凯等四十多位艺人,其微博粉丝量在4000w+;而其他如华策影视等公司,旗下艺人胡一天、虞书欣在社交平台的粉丝量均在200W+以上。

相比起拍摄影视内容,回款周期不仅长而且可能有无法卖出的风险,还拖累公司现金流,网红直播变现速度快,而且现金流更为稳定,影视内容制作公司转型其实并无不妥的地方。

但同时,券商分析师魏欣认为影视明星相比专业的带货主播对产品了解程度可能不够,容易给观众造成不专业印象,如果准备不足的话,还容易透支明星的流量。

另外,直播带货的核心竞争力在于产品价格优惠,需要带货平台背后的供应链配合,影视公司直接参与直播带货,很难能取得议价优势。

影视公司跨界直播带货,背后一个不能忽略的原因表示资金的压力。经历120日关张后,内容制作公司们的资金压力并不轻。

以慈文传媒为例,第一季公司仅实现营收141.93万元,同比下降99.08%;净亏损为1538.34万元,同比下降346.15%。对于营收大幅下滑,公司表示是由于公共卫生事件的影响,导致季内可确认收入大降。

值得一提的是,公司季内收到政府补助174.63万元,还高出同期营业收入总额23.04%。

在此窘境下,慈文跨界直播带货,其实与转营影楼的院线一样,不过是想在行业中活得更长而已。

其他影视公司莫不如是。

(图源:同花顺iFinD)

既然直播带货那么好赚钱,那么手握大把明星资源的影视公司为何不去一试呢?

3 影视行业商业模式有何变化?

本月初,上层发布《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关于做好新冠肺炎疫情常态化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表示在落实防控措施前提下,影剧院、游艺厅等密闭式娱乐休闲场所采取预约、限流等方式开放。

14日,财政部、税务总局发布《关于电影等行业税费支持政策的公告》,自2020年1月1日至12月31日,对纳税人提供电影放映服务取得的收入免征增值税;电影行业企业2020年度发生亏损,最长结转年限由5年延长至8年。

对影视行业即将到来的复工之后的表现,券商表示行业会加速出清,资产负债表与现金流量表先行指标明显改善。同时,影视制作行业商业模式有望发生深刻变化,带来业务模式的稳健性。 

现在来看,影视行业的确朝着现金流更稳定的商业模式发生深刻变化,只不过该商业模式与影视本身并无关。直播带货的内容与传统电视/电影等内容关联并不大。

对于资金压力极大的影视公司而言,这本身无可厚非。

但是对于电影行业而言,演员如果过分专注直播带货,真的好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格隆汇财经热点”(ID:glh_finance),作者:史蒂芬老梦

人已赞赏
市场观察

市场部,你该如何说服CEO直播?

2020-5-21 20:55:12

市场观察

《2020直播生态研究报告》来了!新一轮大战即将打响!

2020-5-22 23:47:5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