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直播改变命运的小业主:炸油条年收入都七位数

在哪里才能找到都市生活的烟火气?

不是北上广通宵闪烁的霓虹灯光,也不是凌晨写字楼倔强亮着的零星窗户,而恰恰是街边熙熙攘攘的人流、摊贩招揽的吆喝,还有夜市里弥漫着的烧烤味。

都市非常大,能容纳下很多人的工作机会和梦想,都市也很小,小到你疲惫时觉得没有人感知你的孤单和心酸。

只有在你行色匆匆地赶路回家,看到路两旁那些大声张罗的摊贩们,你才会发现生活在这座城市的每一个普通人,都在和你一样绽放着生命力,在偌大的都市里证明着自己存在的价值。

本期显微故事讲述的就是这样一群努力生活的普通人:

他们之中,有的人14岁离开学校就摆摊补贴家用、有的人白手起家卖油条年营收7位数、也有的人退休后街边剪发发挥余热……

以下是他们的真实故事:

最帅夜市小哥:每天赚500块钱就让我很开心了

梁曼凯 19岁 广东湛江农村

我14岁就休学出来打工了。

我和哥哥学习成绩都不太好,家境也一般,我父母卖过水果、铲过街边的牛皮癣、卖过早餐,两人都很勤劳但是营收有限。

我还记得,以前小学中午放学,我常常要赶着回家做好饭菜等父母回来吃。当时他们凌晨出门工作,下午一点多才能回家,回家时脸上写满疲惫。

尽管父母坚持要我继续读书,但是我实在不忍心看他们这么累,他们也拗不过我。2015年,我14岁,离开学校来了广州,这里是大城市,机会更多。

我做过理发店学徒、餐馆服务员,每天端菜、洗碗,最久的一次连续洗了4个小时,一个月工资却只有1300块。

后来我去一个假牙模型加工工厂做流水线工人,那里一周上6天,每天8小时,包吃住。

休息时我开始接触直播。但是那时候,更多地是在网上看小视频和段子消遣,从没想过后来有一天自己会拍直播。

2019年春节,我和哥哥回老家帮父母卖了一段时间早餐,生意还不错,6月份回广州后就决定两人也一起开个小摊,卖炸串。

但是我俩都没积蓄,最开始的1万元启动资金,是我们和亲戚朋友借的,主要用于购置炸串用的车。

开端并不顺利。因为我俩没经验,不知道哪些菜品好卖,车也没有冷藏功能,结果一天下来很多菜都没卖完,直接放坏了。

      

梁曼凯的炸串摊

就这样持续亏损了3个月,我就想着通过拍点短视频,让同城的人看到后来光顾下我们的生意。

在这期间,有个小姐姐看到我拍的,就一路找过来给我拍了一个“最帅摆摊小哥”的小视频。

就是这条短视频直接上了热搜,还带动我的号涨了1万多粉丝,直播间最多时还挤进来400多个人。

虽然我觉得我长得也挺普通,不过听到别人夸我帅,心里还是很开心的。

摆摊卖串并不像大家想的那么轻松,赚的都是辛苦钱。我和哥哥每天中午12点左右起床买菜,加上备菜、穿串还要五个小时,串完就出摊。

卖得好,凌晨12点就能售罄下班,卖不好,也要熬到凌晨三点,最累的时候,每天也只能睡6-7个小时。

身上常会有多种伤口。比如穿菜品,签子经常会穿到皮,现在熟练了也难免会穿到;炸蔬菜的时候,菜里面会有水分,一下油锅就会有油滴溅到身上,还有刷辣椒粉,进入眼睛……

现在有很多自称是粉丝的人来找我买串,每天最多能赚500块钱,我很开心。至于下一步的打算,我希望在这两年还可以好好学习一下技术,分析调料,未来能够有一个真正属于我们自己的店面。

退休后街边剪发,不为赚钱只想发挥余热

张大爷 76岁 河北邯郸

60岁我退休了。

在厂里忙碌惯了,忽然不上班真不习惯。当时看到个和理发店有关的电视剧,脑子一热就想去街上给人理发。

老伴叫我别胡闹,“有儿有女,好吃好喝,瞎折腾啥?”她就希望我每天和她手拉手去公园晨练,我可闲不住,我还能年轻,还能给社会发挥点余热。

说干就干,我跟家附近一理发店的小伙子学了十多天,学会了简单的剃头,剪发。只要不是要求很多,一般我都能办到。

接着我就从二元店购置了剃头用的家伙,拆了一个废旧的纸箱子,用刷子蘸了白油漆在上面写上“理发、男女理发、老人3元”,然后就骑着破三轮去市场摆摊了。

       

大爷的剪发铺

第一天上工很忐忑。我在树下找了个阴凉地,等了好久终于有个姑娘领着个半大的孩子来了,说要给剃成平头。

我嘴里说着“行行”。但是真等那孩子往椅子上一坐,我手摸到他小皮球似的头,却突然怀疑自己到底行不行了。

整个过程15分钟。理完以后,家长看看孩子的头,又不放心的用手摸摸,终于从包里掏出10块钱给我,这才算是真的开张了。

“一回生,二回熟”,慢慢的,顾客越来越多,我手艺也越来越好。

       

给人剃头的张大爷

今年碰上疫情,家里谁也不敢出门,我给憋得手痒,可也得听国家领导和老伴儿的话,“在家老实待着!”

知道我心里难受,老伴儿连着好几天变着花样给我做好吃的,最后姑娘儿子都找时间来陪我,我心情才好点。

最近听来剃头的年轻人说,国家又开始提倡老百姓摆摊了。听到这个消息我很高兴,毕竟在我有生之年也不太可能去租店面,能让我继续在街边剪头发就成。

白手起家卖油条,我年营收七位数

任晓猛 90后 山东济南

我父母都是农民,在田里辛苦劳作一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能让我走出农村,去城里发展。

大学毕业后,我在县里的医药公司做过医药代表,也考上了山东中医院的事业编,但是一个月的营收只有800元,实在很难满足我父母的心愿。

在学校期间,我曾在西市买过一批电扇回学校倒卖,赚了点小钱,就决定先“重操旧业”。

爸妈一听就不乐意了,好不容易供出来一个大学生怎么可以去摆摊,但是我还是坚持了自己的想法。

       

任晓猛的自拍照

我卖过商河特产马蹄烧饼,也卖过豆腐脑。

干餐饮都是辛苦活,卖烧饼时我凌晨五点就要起床,做几百个烧饼,十点出摊。卖完一波,下午一点再赶回来做一炉,四点再去卖一波。

当时最害怕遇到村里的熟人,怕他们嘲笑我“读了书还是要回来卖烧饼”。所以一开始,我都骑着电动车跑到别的镇上卖。有一次,我冒着零下十度的低温,跑了20多公里,只卖了1.5元钱。

但是烧饼地域性太强,离开小镇就没有人买,豆腐脑又不好卖,这才想到了油条,这是个一年四季都热销的品类。

为了让油条的口感好,我在网上学了不少制作技巧,炸完就开车去工地上“内测”,一斤5.5元,让吃完了的工人给我提建议。

“打磨“了两个月后,2016年4月22日,我才正式摆摊卖油条。

刚开始没什么订单。我和媳妇按照外卖平台上的餐馆电话一家家打“我们油条冷了还很脆,要不要试试看?”

       

油条任家刚创业时的小铺

当时在长清湖小区附近一家早餐店找我们订50根油条。那个地方离我们有15公里,为了让这一趟跑得更值,我还顺道带了一些油条给隔壁的牛肉汤店老板,来回上门送了五六次,那个老板也订了我们的油条。

就这样,我们才一点点把油条生意做起来了。

我和媳妇订婚时,她的父母看不上我是个卖油条的,极力反对。现在,他们的态度转变了很多,除了本身我俩的努力,也有快手的功劳。

一开始我们在快手直播,并非想卖货,而是希望给大家看看我们做油条的过程,能够放心吃干净的油条。

还有个原因,当时我卖油条已经可以做到30万的年营收,希望能通过快手让更多人看到我的模式,通过加盟也赚得到钱。

很快就有一些媒体在快手上看到我。最开始是梨视频、然后是《齐鲁晚报》、《人民日报》、CCTV,我们一下就冲上了快手的热搜。

一个月我涨了5万的粉丝,最高播放数能有8、90万,直播时候能有1500多人。

我每天凌晨3点起床,摆摊炸油条一直忙活到8点。收摊以后,还要和明天炸油条用的面。做油条很辛苦,但是它会回报那些肯吃苦的人,只要你坚持,一定能赚到钱。

       

每天凌晨都需要一车车地去送油条

去年10月,我开了第一家门店,店里有6个员工。这里面一个员工是个大姐,来我店里的时候刚离婚,带着三个孩子,没钱吃饭。现在大姐在我店里打工,每个月能赚5000元。

还有个56岁的大叔,曾经也卖烧饼,但是没赚到钱,后来通过快手知道了我,特地赶过来跟我学做油条,现在也翻身了,营收不错。

今年4月,我注册了自己的餐饮公司,现在全国已经有700多家店铺在卖我的油条,还有几十家加盟店。我预估了下,今年营收可能超过七位数。

未来我有两个愿望,第一是帮助同样从农村出来的孩子赚钱,留在城市;第二是成立一个油条品牌。看到别人在我的帮助下赚到钱,比我自己赚钱更让人开心。

做老板应该释放自己的能力,做更多有价值的事

闫妈妈 51岁 辽宁抚顺

32岁时,我开的童装店收益很不错,所以又开了个餐饮店。那时候创业和现在不一样,拿不到投资,只能自己想办法。我卖了自己70平的房子,加上干童装店的积蓄,一共23万元,在童装店步行几分钟的地方盘了200平的店做快餐。

餐饮很难做。快餐品类很多,不同的品类技术都不一样,90年代互联网都不流行,更不要说快手了。我们这儿唯一一家能教手艺的餐饮店,光学费都得10万,我没舍得去学。

没经验、没技术,开店第一个月就亏了1万二,第二个月亏了7千,第三个月亏了4千5,差点连员工的工资都发不出来了。

有一句话叫做“成王败寇”。你要是失败了,不会有人帮你,到处都是风凉话。我每天看着账面上的亏损,急的整宿睡不着觉,幸亏那时候年轻,熬过来了。

创业很忙,我包了辆出租车接送孩子上学。有一年冬天特别冷,我回家碰上孩子放学,只穿着摇粒绒,没有羽绒服。我问她为什么不穿,她说忘了。当时我心里那个疼,现在想起来都想流眼泪。

虽然创业特别幸苦,可我没想过放弃。当时快餐店卖的菜品不挣钱,我就换品类,没有人教,那我就自己钻研。

那时候麻辣拌刚在抚顺流行。麻辣拌配料简单,我自己分析调料,改变糖和醋的比例,再放点其他的调味料,没想到这么一改,倒是把麻辣拌做成了我们家的特色。

我们没宣传,就靠回头客,3个月以后客流量越来越大,生意这才逐渐好转。

我还把皮蛋瘦肉粥改良成皮蛋瘦肉饭、研发了怪味炒面,生意最好的时候,店里能从早上营业到晚上,营收顶别人两个店。

这家店我开了16年,4年前却关门了。原因在于配料没法标准化,服务员拌的客户不爱吃,只有我拌的他们才吃。

但是身体不允许我继续拌麻辣拌,到现在我还有职业病,大拇指就是因为长期拿那个拌盆都变形了,还经常脖子疼,都是那时候留下的病根。

还有两个原因促使我关闭了店门,一来是普通快餐已经无法满足顾客需求了,我得尝试其他高端菜品,加上新开的两家店,我很难一个人兼顾三家店。再就是我觉得再只做麻辣拌,有点浪费自己。

当时我闺女在做吃播。有一次她播自己吃我们家火辣鸡爪,没想到上了热门,还攒了6万多粉丝。后来我们店里常有她的粉丝来找她,特别热情,上来就是一个熊抱。

当时我就想,挺神奇,于是让姑娘也给我申请一个号,专门教大家做麻辣拌。没想到我第2个视频就有带来了1万7千个粉丝。

闫妈妈在视频授课

讲课最让我有成就感。通过我的讲课可以带动很多创业者,我不只是讲配方配料,还会着重讲经营、人生,引导和培养他们在今后的创业人生当中有执着、进取的成功者身上的特质。

去年8月,我找到一家食品厂生产我自己的麻辣拌料包。很多人成为我的加盟商,通过代理我们的麻辣拌调料拌也赚到了钱,还帮我把调料包卖到了国外。

这也让我意识到,一个老板应该释放自己的能力去做更多有价值的事情。我之前只知道做麻辣拌,忙得没时间想其他事情。现在也希望那些和我当时一样的年轻人,可以通过学习少走那些不必要的弯路。

从线下摆摊到线上摆摊,我兜售的不仅是商品,是方法论

陈智华 80后 浙江义乌

我最早是干推销的。推销这个行业很苦,营收低,如果这个月没有卖出东西,一分钱都拿不到。

2007年,我亲眼见一个水果摊主不到两小时就卖完一车水蜜桃。摊主告诉我,她一车桃子赚了600多块钱,那是我干一个月推销的工资,当时心里特不是滋味。

我就这么开始入了“摆摊”的行。当时我喜欢乔丹、科比这些篮球明星的海报,就决定从卖海报开始。

还记得摆摊第一天,我把摊位选择在一个地下通道。结果摊位都还没摆好,城管就把我赶走了,啥也没卖出去。我不甘心,更心疼的是已经贴进去的成本,就逼着自己想办法,一定要把这些海报卖掉。

后来,我跑到学校篮球场上去卖,一般两个多小时,卖了40元的海报,净赚20元,一下就把我的信心找回来了。再后来几天,赚的越来越多,当一天可以赚80元时,我跟老板提了辞职,因为摆摊可以赚更多的钱了。 

那时候互联网不发达,很多摆摊的人自己都不知道从哪儿进货,看我们生意好了就开始找我拿货。我边摆摊,边把货批发给别人,当批发生意越做越大,我就改行做批发,摊位上面需要卖什么产品告诉我,我都能帮忙找到货源。

2010年,我去了义乌,做起全职供货商,还办了电商网店。那时候懂互联网供货的人不多,我很快赚到了第一桶金。但是好景不长,尤其是微信出现后,在线批发越来越简单。竞争激烈,利润降低,我不得不寻找下一个生存模式。

2017年,我和朋友聚会的时候听说了短视频直播。一开始,我拍了一些带着点吹牛成分的内容,比如自己在义乌多有钱、开豪车之类的,涨了一些粉,但是还是赚不到钱。

后来还是靠一个懂短视频的朋友带路,他只拍自己摆摊,直播间就有很多人找他们拿货。当时我才意识到,在直播上直接把自己包装成成功人士,赢了关注但是却不会说服粉丝买单。只靠个人表达上的煽动性,只能短期获利做不长久。

       

陈智华在地摊上演示产品

后来我也改了思路,开始拍和摆地摊有关的段子视频,让别人看我怎么卖货,也教人摆摊,最后引导他们来卖我的货。我的整个创业过程,就这么从摆摊到批发,又从批发变回摆摊。

虽然又回到摆摊这个老本行,我却想得更深入了。我也不再只是一个小摊贩,而开始懂得把自己的方法论进行包装再兜售给更多人,让更多人可以通过我学会摆摊,学会赚钱。

在我视频里所卖的洗碗布和拖把这些日用品,都是我们自己研发和生产的。日用品品类的入行门槛不高,可以让人快速复制,同时也从我们这里拿货。

当大部分人都从我这里学会了摆摊,那我能够持续生存的原因就剩下一个,价格。而只有产品研发、货源这一些核心环节是自己掌握的,才能够真正把这个生意做长久,才能赚钱。

在平台上,我做的事情不仅是教人卖货,而是传授别人学习我的技巧并真正赚到钱,而不是一些虚无缥缈的理论。现在,我大部分的营收都来自直播和短视频,每个月销售额在几十万左右。

最后我想说,中国是个制造大国,尤其义乌又是很多产品的货源源头。如果你真的想摆摊创业,一定不能忽视义乌的重要性,想赚大钱,一定要从源头做起。

后记

眼下,随着疫情趋于稳定,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又重新散发生机。

今年3月,成都市城管委发布新规,允许商户摆地摊、临时占道经营。数据显示,两个月来,该举措不仅保障了近8万人就业,还让餐饮业复工率达到98%。

摆摊在这些普通人眼里,不是一个“风口”,而是他们努力证明自己,争取更好生活的唯一方式。

通过一个个摊位、一个个手机屏幕,他们在和更多人展示自己的生命力。大时代下,每一个人都值得被看见,也值得被更多人看见。

文章转自公众号“显微故事”(ID:xianweigushi )

人已赞赏
市场观察

快手广告赢了B站?打破平民主义神话

2020-6-9 22:03:16

市场观察

公众号大军“入侵”B站:有人涨粉400万,有人一地鸡毛

2020-6-10 23:55:4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