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第一村”探秘:聚集上百名网红小主播,招人要求性格活泼会交流

紧挨着的握手楼、一家家简陋的夫妻店以及在熙攘人群和各色摊位之间穿行自如的摩的小电驴……这处别无二致的广州城中村,迎头撞上了直播的风口,多了造型独特直播产业园、打扮颇为精致的网红小达人,也聚集起了大大小小的物流快递公司、工厂和家庭作坊。大源村正在成为“直播第一村”。

而在繁华热闹的主城区,昔日人头攒动的白马服饰市场却只见空空的档口,商家从大店挪到小铺,从地上商城搬到地下,一天等不来一单生意。困境之下,档口老板们也试图走进直播间,去那里淘金去。

藏在闹市的“直播第一村”

虽然与广州主城区只隔了10多公里的距离,但是大源村俨然是称得上是“另一个广州”。

这是个人口稠密的城中村落,处处都是蓝墙红砖的自建楼房,往常在城里寸步难行的单车、摩的在此处穿梭自如。

与此同时,随处可见打着电商招牌的直播机构、一家挨着一家的快递物流公司,以及偶尔可见打扮得光鲜亮丽的网红达人又似乎在讲述着一个不同的故事。

“这里快递、餐饮和房租便宜很多,人力成本不高,离主城区又近,如果换到周围其他任何地方,租金要贵一倍不止。”大源村一家MCN机构的老板张华向时代财经讲出了“直播第一村”故事的开篇。

随处可见的电商培训机构 时代财经摄

离大源村村委会往北走大约1公里,“藏”着一家与周边环境截然不同的建筑,刚进大门,打眼儿就能看见一座大黄蜂的钢铁造型。

直播基地的大黄蜂造型 时代财经摄

2018年,这处直播基地成立之初就在此工作的林勤很是热情,他告诉时代财经,基地业务发展很快,目前已经签约了100多名网红,设有10多间直播间和一个面积几百平方米的网红走播厅。

除了阿迪达斯、宝洁、欧莱雅这样的国际大牌,直播基地也跟一些知名的本土品牌,如美的、东鹏陶瓷等合作。

基地的一面墙上贴满了达人资料 时代财经摄

后疫情时期政府和企业刺激消费的相关举措,也给林勤的生意带来了更大的助力。

广州市就不久前刚刚举办了首届电商直播节。据官方数据,3天时间,78%的广州参展企业设立了直播间,数量超过760个,产出了27万场直播、售出10万多个品牌商品;花都区还计划给予优秀达人最高50万元购房奖励,直播电商企业在境内上市还将给予1000万元奖励……

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前,林勤正忙着向几位本地服饰店老板介绍自己的直播业务。

他给出的条件颇为丰厚——档口老板只用花300元注册,就能获得免费的直播培训、淘宝直播推荐位和一系列流量扶持。

“现在的形势就是这样,从上到下都在刺激消费,平台方会给商家一定的优惠条件。特别是外贸商家,商品基本出不去,所以都想转到内销,困难不小。”林勤解释道。

除了免费培训,林勤还给商家提供代播服务。“我们这边出达人帮商家带货,一个月固定分成在15000元左右,每成交一单,再收取商品价格的15%作为提成。”

时代财经留意到,大源村张贴着不少招聘电商达人的广告,职位要求颇为简单——“女士优先,性格活泼会交流”,但是薪水跨度也比较大,“底薪5000到20000元”。

达人招聘广告 时代财经摄

不过,根据张华透露,初入行达人营收并不高,大多在4000到5000元。

96年出生的豆子刚刚入行一年,去年她还是一家化妆品公司的客服,“做直播之前老板要了我的照片,面试的时候跟我聊了聊,知道我客服的经历后,就定下来做美妆服饰类的达人了。”豆子认为,达人入行门槛不高,会化妆、会穿搭、会聊天最关键。

她的营收也不稳定,除了基本工资外,主要靠分成营收。“没有新客户的话,只能做一些常规直播,每月也就4000多块,如果有客户,有产品卖,一个月能到一两万。”

好在大源村的房租便宜,时代财经留意到张贴的租房广告,不少二房、三房的电梯楼,也只要1000多元。“平时直播完都是深夜了,很累,就想回家吃点东西后休息。这里离公司近,物价、房租也低,生活也方便,打个车十几分钟就能去市区。”

城中村的租房广告 时代财经摄

直播间的设备很简单 时代财经摄

大源村便利低廉的生活环境给这些入行不久的达人们提供了成长的土壤,而聚集在此的各色加工厂、物流园则解决了直播供应链的另一大难题。

“这里有不少鞋服加工厂,有上百人成规模的,也有家庭作坊式的,广州沙河、白马大部分产品,原产地就在这里。”张华告诉时代财经。

而据时代财经观察,大源村附近有七个大型物流园区,不少商家都会将货物存放在物流园,达人带完货,马上就能发走。

大源村的物流园区 时代财经摄

快递公司老板吴斌告诉时代财经,电商在大源发展多年,带动其他行业,形成了明显的群聚效应。“电商一做起来,很多业务都会围着他们转,服饰、化妆品、物流、汽配应有尽有。”

大量订单也降低了这里的物流成本。“业务量大,我们这里快递公司的收件价格大多要低于周边地区,一单能便宜几毛钱。”吴斌说道。

根据官方数据,大源村每天的包裹数量达到300万件,在“双十一”、“618”等特别时间点,这里一天的快递单量甚至能突破2000万件。

孤独的档口档主

大源村的直播越做越热闹,20公里之外的广州白马服饰市场却是另一番光景。

这处位于广州越秀区环市西路的服饰批发市场算得是老城区人流最密集、交易最频繁的地方。

地铁5号线广州火车站走出来,穿过一条长长的地下走廊,就能看见推着小推车的送货小哥、背着蛇皮袋的商贩、穿梭在档口找货的外国友人,还有大声揽客、热情的店铺老板…..每天上万的客流量,贡献了超过30亿元的年交易额,广州数千年的商贸文化,也在这里得到尽情展现。

但是受疫情影响,白马服饰市场的熙攘不再,商家的日子也变得艰难。

这座大型服饰城地上和地下共10层,入驻着几千家店铺,疫情发生后,服饰城3月才重新开张。尽管大多数档口已开门营业,但是鲜有顾客光顾。

服饰城大部分门店都已营业,但是鲜有顾客光顾 时代财经摄

娟姐所在的地下二层这片区域,则冷清得只剩下三四家店铺还在坚持营业。门面不算大,每月租金4000元,娟姐5月底才刚刚租下来。

她以前做外贸生意,客户大多来自中东地区,每年春夏之交生意最旺,“客户会直接走进店里,指着存货说,‘这些,这些,还有这些,我全都要了!’”。

去年年底,按照往常规划,娟姐提前备了一批货,但是这批年前备的货到一件都没有卖出,“往常可能都不够卖,我半个月卖掉几万、十几万件很正常,但是现在销售额是零,从一月份到现在。”

本质上,宏观的行业数据同样不乐观。

根据商务部数据,今年1至5月,受新冠疫情影响,我国进出口总额11.54万亿元,下降4.9%。这里面出口总额6.2万亿元,下降4.7%。除此之外,受海外疫情持续蔓延的影响,5月服饰(包括服饰及衣着附件)出口金额为630.8亿元,同比下滑26.93%。

5月刚过,娟姐退掉了火车站西月租2万多元的档口和世贸5000元月租的仓库,每月要开5000元工资的店员也被她辞退了。

白马服饰城成为她唯一的“据点”。“刚搬过来周围还有档口营业,现在就剩下我了,没生意,不如关门省电费。”

娟姐周围的档口大多已停业 时代财经摄

前几年攒下钱让娟姐的档口和工厂维持基本运转,但是是大环境不明朗,娟姐也没底气。

先立人设,不卖货

风口上的电商直播为娟姐提供了一种转型思路。

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娟姐报名参加了MCN机构的直播培训,她注册了抖音号,架起手机,把档口变成了简易的直播间。

“现在还是自己尝试,没有找专业的团队和机构。从外贸突然转到内销,还要做直播卖货,到底怎么走,得自己先琢磨明白了。”

但是娟姐也舍得投入。

她告诉时代财经,最近两三天,已经在抖音上花费了七八千元。“600块钱拿营业执照开通蓝V账号,开通小店还需要交保证金给平台。我不太了解电脑,各个链接口不太懂,得找代理平台,让他们帮忙运营。”

一番折腾下来,娟姐一套衣服都没卖出去,看起来热闹非凡的直播间,对于娟姐这样刚接触的档口小达人而言,投入可能是长期的,成效却没那么快显现。

娟姐的抖音账号主业,至今她还未发一条有关卖货的视频

面对巨大的投入产出差,娟姐表现得还算淡定,笑称自己还处在“立人设”的阶段,并且尝试向同行和大达人取经,先拍摄发布一些搞笑视频吸引人气,时机成熟了再慢慢露出档口环境和老板娘的身份。

对于娟姐来说,转型还要适应身份转变。娟姐是山西人,身高近1.7米,头发扎地老高,显得干练而又大方,口齿伶俐的她言语之间也透露一股自信。在外人看来,娟姐是块做直播的好材料。

正在接受采访的娟姐 时代财经摄

但是说到直播,娟姐称自己和平时根本就是两个人。“我们做惯了线下的批发生意,到了线上,我都不知道要怎么跟粉丝一件一件介绍衣服,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感不感兴趣。”

也有一些令娟姐感到欣慰的细节。“现在我的抖音号粉丝大部分都是男的,我就是卖男装的,这说明还是吸引到了精准用户。”娟姐笑着说道。

和娟姐一样,做惯了线下批发的档口老板们并不擅长直播业务,而白马服饰市场复工后也开始向商家提供直播销售服务和直播专项培训服务。据官方信息,白马服饰市场官方直播平台将对接网红为商户直播带货,为参播品牌投放资源位广告提升交易。

这座传统的服饰城,和常年做着线下生意的档口老板一样,都试图抓住直播的风口,并期待迎来转机。

(文中张华、林勤、豆子、吴斌、娟姐均为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时代财经APP”(ID:tf-app),作者:王言

人已赞赏
市场观察

爱腾合并就能结束长视频“三国杀”?最大变数是头条系

2020-6-17 22:02:23

市场观察

字节跳动在美国招聘吸引力超Facebook、Google、Amazon,意味着什么?

2020-6-18 23:46:1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